原创小说《断层》感悟真实的生命_经典语录
您当前位置: > 励志 > 经典语录 >
上一篇:感受生命的断层 下一篇:持续远程消耗谁能抵挡——虞姬新手攻略|英雄视频|王者联盟|英雄对战

原创小说《断层》感悟真实的生命

断层
   (又名:风一样的日子)
   作者:玉树临风
  
  人生就如不时开合的断层,谁都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便将你吞没!我们能做的,是静静的等待,和到来时艰难的抗争!
  
   第一章
   1
  下课的钟声又当当响起,那敲着钟的老头躬着背,用老树皮般的手缓缓拉了十几下钟绳后,又默默从树下走回了他那狭小看门室,不一会,喧闹嘈杂的声音伴随着鱼贯而出的身影一个个窜出校门,赵风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到了学校上音乐课的教室,跟着钟老师学了半小时的声乐发音后,又独自一人慢慢走回了家。
   望着家门上的那把铁将军, 赵风心里叹着气,知道今天又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看着手上的钥匙,再看看那把熟悉的锁,赵风犹豫了好几分钟,最后呼出一口气,鼓起勇气将钥匙插进了锁里,打开了自家那套三间房连在一起的长型房屋.此时,屋外的光线在傍晚时分依然明亮,可是屋内那狭长的走道却透着幽幽暗光,看似深不见底, 赵风深吸一口气,眼睛直盯着前方,用力大踏步的走在那木板铺成的走道上,努力的发出些声响,走过右边的第一间房时,用余光扫了一眼房间内,看到黝黑的房间里窗帘仍旧拉着,阴森森的向着走道发出一股凉意,赵风惊恐的不敢多看,小跑着到了中间的客厅,慌不摺迭的去摸墙边电灯拉线,直到把客厅和最后一个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拉亮了,赵风才一屁股沉沉坐在沙发上,长长呼出那一口闷了很久的废气。
  待他坐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平静了没两分钟,死一般的寂静又从四周涌来,更恐怖是赵风的肚子同时也不争气响了起来,赵风无奈站起来,又开始翻箱倒柜找起能吃的东西,找了半天,才在一个方型洋皮桶里找到了半桶干花生, 赵风连忙坐在地上,用两腿盘着洋皮桶,连剥了十几颗干花生胡乱塞在嘴里,安抚了一下同样惊恐的胃,才将心神安定,此时,天色渐黑,橘黄色灯光照出赵风瘦弱的影子,显的那么斜长单薄, 赵风抬头又看了看四周,仍旧没有半点人声,赵风心里一阵酸楚,这感觉从心头直涌大脑,顿时,大颗眼泪脱眶而出,所有辛酸、委屈都随着那颗颗泪水,滴到那半桶花生上,直到将桶面上的花生全都浸湿.那一年, 赵风10岁,读小学4年级。
  赵风流着泪,思绪又飘回了自记事开始时的往事,那时, 赵风随着父亲赵启明住在父亲工作的汽车队,那是一个特大的四合院,院里住的都是赵启明的同事,有些是三年自然灾害逃荒到这里后定居下来,有些是上山下乡运动中发配到这里来,还有些是土生土长在这里,赵风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就是当年带着自己的孩子从各自的家乡逃荒到这里, 后来认识,儿女大了就给他们成了亲,所以赵风的父母基本属于包办婚姻。那时赵风的奶奶身体还硬朗,带着赵风和他的姐姐赵琴, 赵风的母亲秦娟在离小县城10公里的一个林场工作,周末回来看看赵风和赵琴, 赵启明那时开着队里的大解放卡车,经常运着木头往南方的海边城市跑,每次回来都带许多荔枝、龙眼、八宝粥什么的回来, 赵风和四合院里的许多孩子一样,疯着玩,上后面的山上采野果,到附近的河里抓鱼,偷田里的玉米和黄瓜.无忧无虑的玩着。70年代的孩子都爱玩.有一次赵风甚至和伙伴们将一个用麦芽糖换些凉鞋麻钉的小贩骗进屋,然后藏在外面的伙伴将小贩的整版麦芽糖都端跑,小贩追着出来却跑不过赵风和他的伙伴,最后那个小贩等着大人们下班一个个的告状.赵启明那天正好没跑车, 知道后在一个小树林里找到了他们, 赵风和他的伙伴正满手满嘴粘粘的吃着剩下的那大块麦芽糖,看到赵启明那凶着的脸, 赵风的脸一下子就吓白了, 赵启明冲到跟前,一声没吭,轮起他那每天打着那时还没有助力方向盘的大手,朝着赵风的小脑袋啪啪就是两下, 赵风那瘦弱的身体踉跄着跌倒在草地上,足足楞了一分多钟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然后赵启明把赵风拖了起来,一边打一边推着他往家里走,其他几个伙伴看到后都吓傻了,远远的跟在后面乖乖的进了家门,没两下也都听到一声声的惨叫,那次挨打, 赵风模糊记得似乎是第一次挨打,但也似乎是此头一开,从此挨打的日子就经常伴随着赵风,每次考试没考好,偷着去玩刚兴起的电子游戏,最后乃至于去见赵风自己的母亲秦娟,都要被狠狠的K一顿.若干年后成年后的赵风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木纳,很笨拙,于是自我解嘲地说可能是小时候给自己的老爹打坏了脑子.生在70年代的男孩都玩的很野, 生在70年代的男孩可能或多或少都挨过打,尤其是像赵启明所从事的那种运输司机的职业,80年代时,经济刚刚开放,运输是门很吃香的职业,但也是个很危险的职业,司机在运输的途中经常碰到各种各样的危险环境,而那时那地的人脾气都很火暴,动不动都是武力解决问题, 赵启明就曾拿着修车的大号扳手,把几个来抢钱抢货的混混打的头破血流,而教赵启明开车的温师傅,就在某一天夜里突然跑到赵风的家中,面色惨白的靠在墙壁上,哆嗦着说翻车了,死了人,最后工作也没了,赔了很多钱,许多年后日子都过的很惨.那一幕幕挨打的画面,哆嗦着说翻车死了人的温师傅的脸,都深深刻在赵风那稚嫩的脑海里,一生挥之不去.
  赵启明很瘦,脸呈长条型,像一张马脸,但看看还是有点帅,属马,脾气也像是一头没有缰绳的野马,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发起脾气来就犹如野马般冲到你面前,对你一阵暴风骤雨,每次赵风看见他,大气都不敢透一口,惊恐地等他走过或说完话,赶紧一溜烟的跑掉,孩提时代对父亲有的只是恐惧感.那个时代出身的人,都是属于又红又专的人,总是将毛主席、将国家大事放在嘴边、对毛主席是绝对挚诚的顶礼膜拜,但也因为这样,他为人豪爽,爱帮助别人,经常拿出钱来接济他那些穷困潦倒的朋友,赵风还记得在那特大四合院居住时,邻居一家是上山下乡运动中从上海发配到这个小县城来的,肥胖的夫妻俩每天都是阿拉阿拉的炫耀自己是从大城市来的,他们的大女儿杨黎长的明牟皓齿,美丽动人,而且聪慧无比,每次赵风他们玩着一种用扑克牌算24点的游戏时,她会不时从哪里串出来,站在后面,4张牌刚一排好,她立刻算出怎样得出的24点,而此时赵风感觉大脑还没开动。随即她就用她那高傲、带着鄙夷的眼神看一圈那些比她小几岁的赵风和伙伴,几次这样后,赵风看到她走过来就立即懊恼的站起来说不玩了,可就是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孩,却有着一个傻瓜弟弟杨俊,杨俊每次看到赵风放学进入大院子,都要阴阳怪气的叫着赵风的名字,然后拖着赵风去他家下军旗和围棋,而赵风也乐得去,因为他们的家里总有从上海带来的那一颗颗精美包装的夹心糖,在忍受了他那永远不变的一字连星的围棋阵法后,赵风总是三下五除二就将俊挑下马来,然后学着杨黎的眼神鄙夷的看着她的弟弟,而傻傻的杨俊此时永远很聪明,立即从柜子拿出几颗糖,叫着赵风的名字,说不下这个了,来下军旗吧,在品尝了那美味的糖果后,赵风也就势利的将自己的军长排在俊的司令的对面,最后故做痛心状输一把给杨俊,看着杨俊在胜利后那手舞足蹈样,他也顺势说要写作业了,临走还将桌上仅剩的一颗糖揣在兜里,美滋滋的进自己的家里写起作业。直到有一天傍晚突然听到杨俊那肥胖母亲用尖唳的叫声喊着赵启明的名字,赵启明连忙跑出去,赵风也丢下作业,跟了出来,看见杨俊躺在地上,四肢抽动,嘴里吐着白沫,两眼翻白,赵启明半跪在地上,大声的喊着快拿根筷子来,那胖女人哭着喊着冲进了离房间很远的厨房,半天都没出来,赵启明情急之下,用力捏开杨俊的嘴,把自己的手指挡在杨俊的上下排牙齿间,杨俊一口死死咬住手指,头拼命搐动,直到胖女人跌跌撞撞的把筷子拿来,赵启明才用另一只手把筷子横插过去,把被咬的手指用力抽出,扔下三个字:去医院!然后一把抱住杨俊,大步流星的冲出院子,那胖女人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走了好几分钟都还没走出院子,赵风吓的傻傻的靠在门边,半天没回过神来,直到院子里的邻居陆续散去,赵风才楞楞的慢慢走回屋里,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自己也生了什么病,父亲也会这样的爱护他吗?那时赵风觉得赵启明对别人都比对自己好,脑袋里面搜寻了半天都搜不出父亲爱护自己的记忆。于是无奈的又爬在桌上写起了作业,直到奶奶从厨房出来叫赵风吃饭。多年以后,赵风才知道杨俊得的是癫痫,俗称羊颠风,是小时候高烧不退烧坏了脑子,才会这样,严重发病时会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筷子都能咬断,更别说手指了,可赵启明再也没提起这件事,似乎是从未发生过,依旧是沉默寡言的工作生活。几年后那杨姓一家人随着返城的高峰回上海时,赵启明还帮着他们搬家,但他们走后从此渺无音讯!
  虽然那时偶尔挨打,但赵风的日子过的还算开心,奶奶的身体还算健康,每天回去都有饭吃,秦娟也经常从林场回来,家里也陆续添置了缝纫机、洗衣机、三用机等,不久赵启明还搬回一台14寸的黑白电视机,这在那时可是许多人家都没有的玩意。一家人的小日子过的还是比较舒适。可这样的好光景没过多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秦娟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就是回家那屈指可数的有限时间里,也被赵启明和秦娟吵架的声音所淹没,每次吵架赵风和赵琴都只有傻傻的缩在一角,用哆嗦的眼光看着那两个发狂一般的人,之后总是奶奶把他们姐弟俩赶出屋外,说去玩会再回来,有一次赵风从外面玩回来进入大院时,正看见赵启明轮起一块木头做的洗衣板,朝秦娟砸了过去,秦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痛哭不止,邻居们都窜出来拉着赵启明,而赵风也楞在那里,半天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并跑到秦娟身边摇着他的身体,秦娟挣扎着坐了起来抱着赵风的头一起痛哭。类似的事情发生了几次后,秦娟就越发少回家了,直到有一天,赵启明恶狠狠的把他们姐弟俩叫过来说:如果有一天到了法院,人家问你们是跟我还是跟你妈,你们就说都跟爸爸,听到没有?赵风姐弟俩看着赵启明那布满血丝并带着凶光的眼睛,不敢啃气,看到姐弟俩吭都不吭一声,赵启明气的大手挥起,两个脑袋顿时各挨一巴掌,赵风姐弟连忙点头,嘴巴哆嗦着轻轻说知道了,眼泪也立即哗哗的流下,呆若木鸡般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还是奶奶跑出厨房,两只手护着两个脑袋,大声的训斥赵启明,赵启明才转身离开,奶奶护着姐弟俩走进厨房后,抹了抹眼泪,继续做起了饭,赵风抬起那挨了巴掌的小脑袋看了一眼奶奶,发现一向坚强的奶奶也是泪流满面!
  厄运一来,似乎都是接踵而至,没过多久,赵风的奶奶突然倒在了病床上,医生诊断是腿部患上类风湿关节炎,渐渐的奶奶连路都不能走,只能躺在床上让别人来照顾,更别提给赵风姐弟烧饭吃了。赵启明虽然脾气暴烈,却是个出名的孝子,因为赵风的爷爷在40多岁时因为一次意外的工伤,把鼻子弄伤,当时也没在意,最后竟演变成鼻窦癌,最后在赵启明的陪同下不远千里到了上海求医,花了许多钱后赵启明带回来的只是他的骨灰,赵启明一直把骨灰盒放在他们家那三连间房屋的第一间,就是赵风每次经过都感觉阴森森的那间房。而那一年赵风的姐姐才刚出生。
  后来赵风的奶奶就从四十多岁一直守寡,一生都为了这个家操劳,家境才刚好转,就碰到家庭闹不和,身体也给病痛击倒,赵启明随即带着自己的母亲四处出外求医,只要听到哪里有治这个病的消息,就去将药买来,在吃了各种希奇古怪的药后,那双腿仍然没能站起来,反而手脚委琐的更厉害直到变形。至此一病十几年不起,直到一次意外摔倒而与世长辞!而那次意外仅仅是因为性格倔强的奶奶不肯让家里人处理自己的脏物而趁着赵启明和后妈上班去自己用凳子挪着身体到了卫生间,在冲着马桶时不慎摔了一跤,正好将下巴磕在台阶上,赵风的奶奶顿时晕死过去,那水龙头的水就一直流着,等到赵启明下班回家后才发现那泡在水里的冰凉的身体。而那时已经远走他乡在外地读书的赵风接到父亲的电话,赵启明只是说奶奶病危了,让他立即回来,赵风未敢多想,立即买好火车票,在转了好几趟车后终于赶到时。看见满屋的亲戚都呆呆的坐在那里,赵风走进奶奶的房间,看到空无一人,立即走出来问奶奶呢?赵风的姑姑泪流满面的走过来抱着赵风说奶奶已经走了,憋了一天一夜的赵风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在忙乱了几天后,当赵风用双手捧着奶奶的骨灰盒走上自家楼梯时,又想起了奶奶那慈祥的笑容,不由得又是泪流满面,那一刻,赵风忽然想起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赵风突然又想到自打记事开始,奶奶最开心的就是在说着爷爷故事的时候,说着他们当年如何躲避日本人,后来又如何逃难、如何将三个子女拉扯成人,甚至说到爷爷如何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每当说到这些,慈祥的奶奶眼里全是温情,流露出对爷爷无比的崇敬。回忆自此,赵风才明白,奶奶终身守寡,原只为了从一而终,等待他们天堂的重聚。
  父母闹着离婚、奶奶生病,赵琴也不在县城读书,这一切让赵风突然像个孤儿,内心的痛苦和孤独尚可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那大院子里一些中年女人对这个家庭的冷嘲热讽,那些女人看见赵风,立即停下她们的窃窃私语,还走过来故做关心状问赵风一些难堪的问题:“你爸爸妈妈和好了没有啊?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啊?要是他们分开了你跟谁啊?”开始赵风还老实巴交的回答,后来诸如此类的问题问多了、问烦了,赵风就烦躁的丢下一句不知道,然后跑回房间,半天不出来,直到她们散入自家的厨房忙起了晚饭,赵风才偷偷出来跟院里的孩子一起玩会。但是渐渐的,赵风发现自己很在意别人的眼光,看见有人说话总以为是在说自己,也不敢对视别人的眼睛,似乎怕别人看穿自己的家事。性格也越发敏感、多疑、自卑,并伴随着赵风一生!
   2
  含泪吃花生的日子过了两天,赵启明终于回来,同时带回来两个消息,一个消息是又给奶奶买了一种药,现在奶奶正在姑姑家养病吃药,暂时不回来,另一个是你和你姐姐不用去法院了,我和你妈已经协议好离婚,你们都归我抚养。赵风听了后只是木然的哦了一声,默默的转身离开,这样的结果赵风已经预料,脾气倔强的父亲是不会把他们姐弟俩留给母亲的,他同意离婚的唯一条件就是要这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赵风一边暗自透了口气,想想终于不用再听到吵架声了,也是种解脱,反正母亲工作的林场也不是特别远,周末还可以骑自行车去看她。一边却也感叹,一向爱赶时髦的父母,这次同样用他们的婚姻走在了那大院子的所有同事邻居们的前面,那时离婚还是个新鲜事物,可没过几年,这玩意就像是瘟疫,波及了父母的许多同事邻居和朋友,成年后的赵风一直在想,是否是那个时代的人,从红色的年代一下跨到改革开放的时代,思想的跨度太大,新鲜事物更新太快,以至于夫妻间的想法脱节、变异了?弄的思想新的太新,旧的太旧,行为上快的太快,慢的太慢,夫妻间严重脱节。导致出80年代的离婚大潮汹涌而来,但不管后来怎样,赵风姐弟绝对是那次离婚事件中的最大受害者,性格与人格上造成的缺陷是用一生的时间都贴补不上去的。
  波澜不惊地过了两天,赵启明在一天晚上跟赵风说:我明天要跑长途,要去好长时间,我已经跟曾老师说好了,你就在他们家待几个月,生活费我会给他们的。对于曾老师一家,赵风倒是不陌生,他们夫妻都是老师,也都是父亲和母亲的好朋友,逢年过节两家人都会互访,赵风跟他们的小女儿钦钦还是好朋友,只是每次看见曾老师那不苟言笑的脸,赵风就不由自主的颤栗,虽然不太愿意,但父亲一走就要挨饿,况且父亲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不去只怕又要吃巴掌,赵风只好点点头,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赵风在中间的客厅看到父亲留下的纸条,说他已经跑车去了,叫赵风自己放学后到曾老师家去,晚上就住他们那,赵风揉着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走出房间,在经过那阴森森的第一间房间时,探头看了看,床上空无一人,赵风不敢多看,但已经确认父亲的确出差去了,赵风胡乱的刷了牙、洗了把脸,在上学的路上买了早点吃,就到学校去了,放学后同学都一窝蜂的冲出教室,赵风仍坐在位置上不想动一下,正想着到底要不要去曾老师家,这一去,感觉从此就寄人篱下了。赵风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门口叫着赵风的名字,赵风抬头看见了曾老师的女儿比他小一年级的钦钦在看着他,赵风只好背起书包,走到门口,还没开口说话,钦钦就说:“我爸爸叫你到我们家去吃饭。”赵风想说些什么,张口却发现没什么好说的,只好点点头,默默地跟在钦钦的后面到了他们家。
  接下来的日子过的倒也平静,曾老师一家对赵风都挺好,赵风也实在不愿回到那个阴森无人、还要忍受挨饿和讥讽的地方。只是赵风实在有些害怕曾老师,每次看见他大声的训斥钦钦和她的姐姐,赵风也是一样的打着颤栗,不过孩子毕竟是孩子,忘记的也快,很快赵风又和钦钦玩成一团,每天都是一起上学放学,吃完饭也是两人一起去洗碗,那时的天气正是最热时,每次洗碗后赵风总要把挂在脖子上的洗脸毛巾和钦钦一起洗完脸,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毛巾拧的自认为再也拧不出一滴水来,神气的递给钦钦,说:“如果你能拧出一滴水来,明天的碗我洗。”钦钦不服气拿过毛巾,晃动着她那根长长的马尾辫,嘟着小嘴,涨红了脸在那里摧残可怜的毛巾,赵风就靠在水龙头的开关上,故做潇洒地看着龇牙咧嘴的钦钦在那里表演。直到恼怒的她用力将毛巾扔还给在一边傻笑的赵风,说拧不出来,然后自顾自的走回家,赵风忙喊着:这么多碗我怎么拿回去啊?钦钦扔下一句:自己想办法,一会就没了踪影!赵风只好无奈的分两趟把碗拿回来,等到第二趟到了厨房,刚洗的脸又是满头大汗,赵风只得又走到水龙头下,脱的只剩下裤衩,蹲在那里美美的冲个凉,然后擦也不擦混身湿淋淋的走回房间,而晚饭后曾老师两夫妻总是会沿着学校河边的小路去散步,钦钦的姐姐也去晚自习,赵风找到正在写作业的钦钦,用双手往混身是水的身上抹了抹,立即朝钦钦的脸上弹去,两个人顿时一个跑一个追,开心的打闹起来,直到天色渐黑,知道大人要回来了,才收敛起来各自写起作业,边写还要不时往对方身上扔纸团。那时的赵风开心的过着每一天,似乎暂时远离了痛苦与烦恼。
  何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赵风想想顶多也就是他和钦钦这样的美好日子,在周末的一天午休,两人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剧,画面里刚好出现亲吻的镜头,钦钦小脸顿时通红起来头转到赵风身边说不看了,羞死了,赵风只好将电视关了也躺了下来,钦钦推开他说睡你自己的床去,赵风厚着脸皮说我就躺一会,见没办法推开赵风,钦钦侧着身子假装睡着,而赵风也侧过身体来看着她,两人的鼻子碰到一起,看着吐气如兰、面带桃红的钦钦,赵风想到刚才的镜头,忍不住用嘴贴在了她的嘴上,可钦钦的嘴紧闭着,赵风也不知道怎么亲吻,贴了半天,不知所措,最后恶作剧地用嘴唇涂得钦钦满嘴满脸都是口水,等到她发现,赵风早已笑做一团,钦钦闹怒地一边搽着脸上的口水一边朝赵风扑了过去,两个人嬉闹地打在一起,直到累的没劲了呼呼睡去。那是赵风的初吻,后来两人又亲吻了几次,说是亲吻,不如说是相互啃嘴皮,总是不得其法。虽然没学会亲吻,但并没妨碍到两个人与日俱增的感情,没人时她也会让他牵着小手,远远地跟在她的父母后面,学着他们去散步。看到有人走过来就立即甩开,而钦钦的父母似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未阻止过他们那过分亲昵的动作。那半似过家家半情窦初开的感情使赵风明白了喜欢一个人可以将自己那悲伤、孤独的心绪转移,能代替缺失的亲情,与至于后来的赵风将这逃避孤独、转移思绪的法宝发挥的淋漓尽致。当十二年后赵风意外地在一个电视新闻上看到钦钦那熟悉又陌生的笑容,正在用标准的普通话播音时,赵风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落落大方的她在电视里专注播音,赵风的思绪一下就飘回了十二年前,如果不是那次意外,如果不是赵风的恐惧,恐怕赵风一生的命运都已改变,赵风甚至傻傻地在想也许还能与自己青梅竹马的钦钦喜结连理,想到这里,他不由苦笑一声,再一次感慨命运的造物弄人,真是由不得你半分的挣扎!你一挣扎,你的世界就会全变样!而美好的东西总是一晃而过,甚至在你还未发现它,就已经不知所踪了!而人大脑的记忆体也总是刻意删除美好的东西,却将痛苦与不幸保留深刻,有些甚至刀刀入骨,犹如附骨之蛆,一生无法摆脱。
   3
   在一天下课后赵风与钦钦一起回到了家,进门就看见曾老师在大声的训斥钦钦的姐姐,骂到愤怒时曾老师突然挥起大手朝他的大女儿拍了过去,完全无视这两个刚进门的孩子是否存在,而钦钦的姐姐大声的哭泣着却一动不敢动,赵风吓傻着站在那里,看着曾老师那挥动的大手,仿佛看见了父亲朝着自己头上挥过来的巴掌,那恐惧之心又一次侵入他那幼小的心灵。赵风彷徨不安地过了一夜后,在第二天放学后自顾自地走回了自己那满是灰尘的家,直到临近黄昏时看见门口出现钦钦那娇小的身影,朝着屋里怯生生地喊着赵风的名字,赵风只好走出来,钦钦问:“为什么今天不去我们家了?我爸爸叫我来这里找你。”赵风听到是曾老师来叫他回去,更是害怕地躲在门口,仿佛是来把他叫回去好揍他一顿,连声说:“我以后不去你们家了,我要住自己的家。”钦钦抬起头用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看了赵风半天,眼里透露着恳求赵风跟她回去的目光,赵风心一软,就想锁了门跟她而去,可在转身的刹那突然想起昨天曾老师那狰狞的脸、和挥之不去的大手,赵风狠心地将心一横,回过头来对钦钦说:“我爸爸今天要回来,你跟你爸爸说以后我不去你们家了。”钦钦的眼神一下子失落起来,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那我回去了!”转身就离开了,赵风也倔强地扭头走回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那是钦钦跟他的最后一次对话,后来曾老师一家在过年时也会来赵风家玩,但钦钦从来都不跟赵风说一句话,赵风有时故意走近她身边想套套近乎,可钦钦总是扭头走开,仿佛跟他仇深似海,弄的赵风很是失落了一阵子。那一段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好日子就这样被赵风的恐惧之心就此掐断!
   4
  几天后赵启明出差回来,赵风坎坷不安地看着父亲,生怕他为了不去曾老师家的事情又打他一顿,可赵启明从来没有和赵风提过一次,过了几天赵风才放下提心吊胆的心,确认没事了才又放心的和伙伴玩起来。日子又是波澜不惊地这样过着,肚子也还是一样的饥饱不定时。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赵启明在家,家里就会分别不时窜出个陌生女人,每次赵风回到家,这些女人都无一列外地用微笑对着他,并且说着这孩子真可爱的让赵风也不知道真假的话,赵风也乐得她们来,因为每次来她们总要烧几个好菜让赵风好好吃一顿,有几个甚至在赵启明出差了仍过来帮赵风烧好饭菜,并且还教会了他炒鸡蛋,于是赵风最拿手填饱肚子的本领就是敲两个鸡蛋,打碎用油一煎然后舀上一勺昨天的剩饭,再倒上一碗水,加点盐烧开后就是一顿晚饭。有时赵风摸着自己那看的见的肋骨心里想,自己瘦弱的身躯可能就是那时营养不良造成的!可也就从那时起,赵风学会了独立,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学会了一个人也能生存的方法。
  赵启明偶尔也会带赵风去她们几个家吃顿饭,但父亲从没问过赵风喜欢哪个或是觉得哪个好哪个不好的意见!倒是那些长舌的邻居又多了个话题,议论纷纷这个好,那个不好,这个长的不错,那个很难看诸如此类的话,还会等赵风回来征求他的意见,而赵风每次都用鄙夷的眼光看她们一眼,不啃一声地默默走开,于是邻居们又议论开,说这孩子怎么这样,小时候很懂礼貌,长大了怎么变成这样了,真是没家教!赵风听着这些话,内心更加孤独起来,性格越发内向,行为也越来越怪异!
  幸好赵风凭借着一点点的歌唱天赋,以及一口尚为标准的普通话,而使得自己在学校中一直就是文艺骨干,每次学校的文艺演出总是赵风的重头戏,从献词、主持、指挥、独唱、合唱、甚至说相声,和演奏乐器,都是赵风的拿手好戏,这也自然使他成为了这个学校唯一的一位音乐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赵风也乐得去做许多文艺方面的事情,因为可以排挤大量的时间让他忘记忧伤,赶走孤独。而他在不去钦钦家后,更是将时间更多地留在了音乐教室,一次在学校举行的合唱比赛上,当赵风指挥完自己的班级唱完歌曲,走下台时,发现走上台来的另一个班级里竟然有钦钦的身影,而钦钦就像是没看见他似眼睛都不转一下,木然地站在那里唱完歌曲便悄然而去,赵风看着她那瘦小的身影,只想追了上去,可一想那天自己的绝情也许伤了她的心,又想起曾老师那凶狠模样,便悻悻地缩回脚步,失去了最后一次和好的机会!
  学习音乐的课程不是每天都有,为了打发那更多的无聊时间,赵风翻箱倒柜找出许多母亲留下的书,最喜欢看的是《今古传奇》、《读者文摘》、看完这些了,又把《大众电影》,《知音》等杂志也看了个遍,最后实在无书可看,连一套《战争回忆录》也看完。虽然看不懂,但也总比无聊的在那发呆好,从此赵风发现看书实在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乃至于发展到去外面的私人书店租书看,八十年代时,金庸、古龙、梁羽生正是风靡,赵风一看便入了迷,每天都沉浸在武侠之中,幻想着有遭一日、自己也行走江湖,惩恶扶善、快意江湖。武侠看完后,还看琼谣和岑凯伦的书,而言情小说看多了的后果就是使赵风的性格更加的柔弱与脆弱,常常为了一点小事而哭鼻子,也使他更加的早熟!
  一年的暑假,赵风在院子里和邻居的孩子玩时,为了挣抢一个东西和一个孩子吵了起来,那孩子吵着吵着突然把东西一摔,说了句:“我才不跟你抢呢,你这个没人要的东西。”赵风听见后眼睛顿时一红,眼泪哗地流了下来,边上的另一个伙伴冲了出来,是平时挺照顾赵风的刘胜,刘胜对着那个人用力推了一下说:“你说什么呢?”那个小伙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见刘胜那凶恶的样子,吓的连忙跑回家去。刘胜的父亲和赵启明是好朋友,也是跑运输,因此他们两人从小也是玩的比较好,经过那次事情后,两人的关系更紧密,有着比赵风大一岁的刘胜罩着他,院子里的小孩从此不敢再惹赵风,而后来两人的经历也使他们也结下了祢足珍贵的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终生友情!
  童年留下的那残缺记忆很快走过,赵风迎来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考验:小生初的考试,学习成绩一向不咋地的赵风那次考了147分,在自己还未知道成绩的一天夜晚,赵风正呼呼大睡,却突然给赵启明从床上拖起,愤怒的赵启明对着赵风咆哮,说你考了这么点分,怎么进重点中学?越说越气的赵启明挥起他那大巴掌雨点般地朝赵风头上招呼而去,赵风睡眼朦胧地傻站在床边大声的哭泣,直到父亲打累了赵风也累的抱着自己发疼的脑袋含泪睡着,第二天赵风醒来,摸着自己发痛的脑袋终于想起昨晚又挨了一次打,同时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考不进重点中学只能进县城的二中,那可是出了名的流氓中学,许多考不好以及乡下的孩子都是在那读书,学校是出了名的乱,刘胜就因为前一年没考好而进了二中,没想到他书没怎么读,却因为讲义气、为人豪爽而在他们年级里当了头,每天都是一帮人围着他,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别人却不敢惹他,赵风心想也好,去了二中至少还有刘胜罩着他,不至于整天受人欺负,赵风也知道自己表面孤傲,内心却脆弱无比,加上那实在单薄的身材,去了那如狼似虎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又一想虽然有刘胜在,但不是一个年级,也不可能天天护着他,赵风因此恐慌、郁闷了好几天,令赵风困惑的另一个事情是学校都还没张榜,父亲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分数?难道是从曾老师那问到的?就这样逞慌逞恐的过了几天,看见少有笑容的赵启明朝自己走了过来,笑着告诉他说今年的分数线比较低,据说是题目比较难,只定了145分的录取分数线,所以赵风进了重点中学,而赵风听了后一点高兴劲都没有,只是在想白挨了一顿打,而赵启明却一点道歉的念头都没有,不过看着赵风在那里闷闷不乐,赵启明好象也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对赵风说:“你考进了重点中学,那在开学时奖励你50块钱。”赵风一边愤愤不平的想,平时一点不来管我,考不好你就打,还不问青红皂白,一边却又垂涎那50块。要知道,那时一根冰棍才5分钱,50块对一个孩子来说绝对是笔巨大财富,遥想着那即将到手的50块钱,赵风才平息了一下心中的委屈,做着那拿着50块钱的美梦等着新学期的到来。
  
  

原创小说《断层》感悟真实的生命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 楼主 |

楼主:caofengqiang 时间:2011-04-12 10:08:44

更多

励志名言 名人名言 励志电影 励志歌曲 经典语录 励志签名 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人生感悟 伤感日志 创业
Copyright © 2012-2019 pc28群 版权所有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